91游戏中心官网首页|李培林在:国民收入差距过大会抑制消费增长

  • 作者:匿名
  • 日期:2020-01-11 15:08:15
  • 阅读量:4130

摘要:第九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暨中国经济学家论坛于11月24日在武汉举行。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培林出席并发表演讲。李培林在演讲中表示收入差距过大抑制消费增长。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收入差距是和消费有非常密切的逻辑联系,如果在收入差距的情况下,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就没有一个经济合力拉动消费增长。

91游戏中心官网首页|李培林在:国民收入差距过大会抑制消费增长

91游戏中心官网首页,第九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暨中国经济学家论坛于11月24日在武汉举行。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培林出席并发表演讲。

李培林在演讲中表示收入差距过大抑制消费增长。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收入差距是和消费有非常密切的逻辑联系,如果在收入差距的情况下,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就没有一个经济合力拉动消费增长。

为什么说收入差距和消费有关系呢?这是通过家庭消费率随收入增加的数据,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规则了,就是家庭消费率是随收入的增加而递减。

“所以收入差距过大的话,就是低收入的消费没有钱,有钱的人消费又没有饱和,整个的消费就难以快速的增长。”他谈到。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培林:当前发展的动力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所以消费拉动现在我们应该作为一个产业结构调整的一个很重要的点,但是这个指标实际上在我看到有很多的行为牵绊,一方面我们结构的升级。

另一方面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提高非常多,现在工业向服务业的转移带来的很多的问题。

我们肯定是在未来十四五规划的某一个时间点来跨越这12600美元的高收入的门槛儿。很多的国家跨入了这个门槛儿以后,他离发达国家的距离还很远。

另一种从学理上来看它是违命题,至今没有一个理论模型来证明这个东西是存在的。你在这个阶段,和那些发达国家你没有技术的优势,和发展中国家相比你又没有劳动力的优势,这个也没有一个很好的模型来解决,所以很多人能够提出反例来说明这个并不成立。所以就是说所谓的中等收入陷井没有一个理论模式那就是一个无知的陷阱,你根本就没有弄明白这个事。

从消费侧来提个问题,跟一开始提的发动消费的变化联系起来。

这些到部分没有跨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都没有能够使自己的消费能力来推动本国经济的长期持续的增长,特别是大国。

那么我们说就是我们会看到刚才我说了,虽然我们已经连续7年消费是大概是增长了60%以上,但是从整个国家这是社会消费品总额来看,它的增长率现在也是下降的,而且今年可能是第一次下降到8%的可能,已经是这个和这个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实际上是一样的。

所最近的几个月从2018年9月是我们大概近几十年来第一次消费下降,所谓对经济贡献的60%以上,并不是因为某个消费的总额出现了奇迹性的增长。

而且你会发现这么特别奇怪的一个数字,就是我们的消费率偏低,我们这个消费率一直在持续的下降,我们从2000年到2014年下降的最明显,最终消费率从63%下降到50%,特别是居民性的消费率现在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

我现在找到的是2015年的对比的数据,2015年世界平均的消费率是58%,其他的有的更好,有的稍微低一点,但是中国只有37%,几乎低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值,中国为什么这么低呢?

有各种不同的解释,一种从经济学最熟悉的就是决定消费的理论。

还有是消费倾向,就是消费倾向是受到其他的制度、文化的决定,都认为中国的人愿意存钱。

但是这种解释就是我们看到跟现象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别,我们家庭债务已经占到整个储蓄的50%,这个跟以前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本身的变化。

再一个就是中国的社会保障,中国的社会保障不健全,所以大家靠储蓄来规避自身风险。

所以我觉得现在还有一个提到最明显的就是也是我想引用的收入差距,我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收入差距最大,收入差距是和消费有非常密切的逻辑联系,如果在收入差距的情况下,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也没有一个经济合力。

为什么说收入差距和消费有关系呢?这是通过家庭消费率随收入增加的数据,你会看到这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基本上规则了,就是家庭消费率是虽收入的增加而递减。

所以你收入差距过大的话,就是低收入的消费没有钱,有钱的人消费又没有饱和,整个的消费就难以快速的增长。

中国现在就是因为国家采用了中等收入群体这个词,我们现在来看来比我们现在的情况我们还定的标准还过低了,我们现在是家庭年收入10到50万元人民币,那么按这个数据现在政府都已经公布了。

但是在国际标准比较中,我们按照收入的中位数75%到200%这个层次,按这个来策划的话中国现在也达到了中等收入,为什么是我们一旦按相对标准来计算的时候,中等收入与你的规模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反正大家普通的收入提高以后,你按相对标准来计算的话,你提一个差别的问题。

所以你会看到我们有一个项目就是关于几个大国的比较,我们和俄罗斯的学者和巴西的学者共同建立了一个标准以后,在这个标准下俄罗斯的中等收入群体占到50.5%,中国只有12.6%。所以你会看到我们以为2008年我们已经跨越了全国居民人均年收入差距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的顶点,但是现在会看到下面这个线上面是经济的系数,我们城市和乡村的差距现在开始进一步的拉大,就是个人之间的差距的拉大,反而成了替代城乡差距总体差距的最主要的一个内容。我们跟发达国家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在gdp当中我们现在已经是劳动力占到了26%,我们乡村的实际上今年真正第一次真正的超过60%,所以任何的发达国家农民都不再是穷的,我们要让农民富裕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所以中等收入陷井的危机实际上仍然存在,需要我们来解决。

来源: 新浪财经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作者;匿名)
    最热新闻